百强房企实控人沦为“老赖”遭法院千万悬赏 三盛宏业痼疾难解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20日

       上海报道, 两年前陷入危机的上海三盛宏业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三盛宏业”), 因实际控制人陈建明再次被触发 , 近日自首, 配合上海市公安局调查操纵证券市场。 公众关注。 公开资料显示, 2019年三盛宏业开始由盛转衰, 多个问题集中爆发。 虽然主动自救已经启动, 但时至今日还没有出现转机。 实际控制人自首 配合调查操纵证券市场案 1月8日, ST中昌(600242.SH)公告称, 近日接到实际控制人陈建明通知, 陈建明主动出庭 2021年12月24日到上海市公安局, 配合上海市公安局对操纵证券市场的调查,

上海市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。 据“天眼查”平台显示, 陈建明为三盛宏业的实际控制人, 持股比例为41.45%; 三盛宏业是中昌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, 直接或间接持有后者17.33%的股份。 公平。 陈建明牵涉的证券市场操纵案始于半年前:2021年6月8日, ST中昌发布公告, 披露证监会就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建明、现任总经理谢靖操纵证券一事发表声明。 中昌数据的股票。 处罚, 陈建明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10年, 并处以约1147万元的罚款。 上述两人于2021年5月20日收到中国证监会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。经调查, 根据查询记录、资金往来记录、证券账户交易终端硬件信息等证据, 自2月起 2018年9月9日至2019年1月16日, 陈建明、谢静、胡侃等人控制使用101证券。 非法操纵“中昌数据”账号的行为。 期间, 陈建明等人控制账户群使用, 利用资金和股权优势, 持续集中交易“中昌数据”。 226个交易日共买入1.8亿股, 金额28.6亿元, 卖出1.8亿股。 股份, 出售金额为28.8亿元。 同时, 账户组通过拉升、反转等方式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和成交量, 共实现盈利1147.2万元。 证监会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和社会危害性, 决定没收陈建明、谢静、胡侃等人违法所得1147.23万元,

并处罚款2294.45万元。 , 其中陈建明被罚款1147.23万元, 谢静被罚款1147.23万元。 荆、胡侃分别被罚款573.61万元。 陈建明及其代理人在证监会调查中提出多项抗辩意见, 称只希望股价能够稳定在预期之上, 没有操纵盈利的动机或企图, 无意 操纵等, 他们认为非法收入计算错误, 金额处罚过重, 要求不被市场封禁。 但证监会认为, 陈建明、谢静的行为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, 损害了投资者利益, 触犯了法律。因情节严重, 根据《证券法》和《证券市场禁止准入规定》的有关规定, 禁止陈建明进入证券市场10年, 谢 荆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五年, 在禁止期内, 两人不得从事证券业务,

不得在任何机构担任上市公司或非上市公众公司的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。 屋里看似绵绵不绝的雨。 就在证监会作出处罚2个月后,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发布了公开悬赏, 称陈建明1亿元的执行金、利息、违约金未履行完毕。 凡向法院举报上海三盛宏业、上海三盛宏行业法定代表人陈建明、滁州三盛宏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隐匿、转移房产线索(不包括该物业的线索) 法院已掌握), 并协助法院执行就地执行, 按实际执行金额的10%(即约1000万元)给予悬赏。 通知有效期至2022年8月26日。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获悉, 奖励源于民间借贷:2019年7月, 三盛宏业向青岛天泰置业借款1亿元用于流动资金周转, 利率为 每天千分之一。 任期 15 天。 然而, 在支付了300万元利息后, 三生宏业却无力偿还1亿元本金。 因此, 青岛天泰置业将三盛宏业告上法庭, 申请扣减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。 百亿房企面临重重危机。
        从胡润百富榜上的富豪, 到全国悬赏的“老赖”, 陈建明、三生宏业的过去令人唏嘘。 公开资料显示, 陈建明1990年代起家于浙江舟山, 从航运业转型为房地产业。 1993年在舟山注册成立三盛宏业, 21世纪初将公司总部迁至上海, 2002年正式成立上海三盛宏业投资。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, 三盛宏业逐渐成长为一家以房地产开发、科技创新与大数据、海洋投资、城市建设、现代生活服务等产业多元化发展的投资集团。 鼎盛时期旗下拥有30多家下属公司, 其中包括中昌数据(A股上市公司)、中昌国际控股集团(H股上市公司)和御景花园(新三板上市公司)3家上市公司。 2005年, 三盛宏业位列“中国房地产开发商100强”第49位; 2019年上半年, 三盛宏业以94.1亿元的成交额进入CRIC“房地产企业销售百强”榜单。 榜单第 98 位。 在全国房地产业务不断扩张的同时, 这家曾经的百强房企也怀揣着千亿梦想:2018年底, 三盛宏业上海片区总经理曲国明公开表示, 集团战略 “三年3000亿元”的目标是, 2019年公司“保600亿销售额, 力争800亿销售额”。
        但2019年, 三生宏业突然开始由盛转衰。 当年10月, 三盛宏业内部发生员工财务拖欠事件, 引发员工集体追债风暴, 传出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噩耗。 当时, 陈建明泪流满面会上, 他承认公司资金短缺, 正在外面寻找资金。 为应对危机, 三盛宏业被曝欲出售上海总部大楼, 发行债券, 并与大型银行和金融机构签订授信额度。 陈建明及其关联公司名下的华润外滩九里物业、松江区九亭镇秋景路物业、杭州市西湖区怡景园综合楼103、401室等资产, 也被拍卖了。 然而, 与巨额债务相比, 这些举动只是杯水车薪:截至2019年6月末, 三盛宏业的总债务为417.65亿元, 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高达138.11亿元。 元, 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2.79亿元。 此外, 三盛宏业集团自2016年4月至2019年8月共发行9只债券, 发行总额93.8亿元, 利率在7.0%至8.4%之间。 仅2019年, 三盛宏业的到期债券就达到32.5亿元。 2021年1月21日, 三盛宏业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, 三盛宏业大股东也申请破产重整。 然而, 4月19日, 它提出了撤销破产重整的申请, 也得到了法院的批准。 对此, 有业内人士推测, 很可能存在不符合破产条件的行为, 如财产转让等。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白文喜认为, “可能存在明显的逃债迹象和嫌疑,

或者债权人多疑不可接受”。 陈建明投降后, 三生红叶依旧是鸡毛。 “天眼查”平台显示, 目前正在执行的三生宏业信息有118条, 执行总额高达48.18亿元。 此外, 被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59项, 公布拖欠税款4项, 拖欠税款总额达1139.69万元。 除了大量的官司和债务, 三盛宏业旗下的很多房地产项目也变成了烂尾楼。 以上海市场为例。 申请破产保护后, 三盛宏业在上海开发的三个未完工楼盘中, 金科接手了颐盛皇家中环和颐景园江南苑的建设, 但上海周浦的明天华城项目56#和57# 资不抵债, 无人接管大楼。 业主提供的购房合同显示, 华城明日承诺的交房时间为2021年8月31日, 但经过多次维权, 上百名业主仍未能收房。
        如今, 三生宏业的危机仍在继续。 1月12日, 上海三盛宏业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中昌信信息技术集团有限公司2亿元股权被冻结, 执行法院为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。 . 至于陈建明自首后对三生宏业的影响, 以及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,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获得了陈建明的手机号和邮箱。 回复面试邮件。 之后, 记者再次拨打三盛宏业的公司电话, 接听人员拒绝接受采访。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2 华博科技有限公司 huabokeji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storiescoffeehouse.com) ICP备案号:滇V9-20176113